首 页 学会动态 学会文件 作品赏析 贝海拾珠 玉龙诗话 电子期刊 诗书画屏 会员专辑
[推荐]平安地三杰——阜新诗人评价系列谈之一 鲁西翁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
 

 

平安地三杰——阜新诗人评价系列谈之一 鲁西翁
作者:sw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303 更新时间:2017-7-3 5:38:18
在阜新市农村,地名叫“平安地”者,至少有两三处。我这里所说的平安地,是阜蒙县平安地镇。那是一个地处偏远、北与内蒙古库伦旗隔河相望的边陲乡镇。那里经济尚欠发达,但是,那里有诗,有诗意的生活,因为那里有三位活跃的诗人。他们是:徐华文、李仁、白金星。
      先说徐华文。徐华文,网名高山,1963年生人,爱好诗词,常有作品发表于《阜新诗词》、《杏坛诗苑》、《辽海诗词》、《中国诗词》等报刊和网站上。他长期在平安地学校工作,热爱校园里的诗意生活。他在《留梦校园》十二章之一《追梦》中写道:
从师执教话当年,三尺讲台半亩田。
几送春秋传古训,遍寻李杜续新篇。
裁云融化千层雪,启智推开一片天。
凛冽寒风吟傲骨,布衣疾苦得垂怜。
       这首诗,用富有诗意的文字表述了作者对教师生涯的体验和感受。首联中,诗人把“三尺讲台”视为“半亩田”。而教师,自然就是辛勤耕作的农民了。这恰恰契合了古人把教学称作“舌耕”的说法。颔联和颈联,则生动地表述了教师的工作内容和教学效果。“几送春秋传古训,遍寻李杜续新篇”,是说当老师的他,既投身于教学工作,又热爱古典诗词。一边忙于在三尺讲台上讲课,一边在课后不忘诗词创作。颈联“裁云融化千层雪,启智推开一片天”,用裁云、化雪的形象比喻,衬托出教师们“传道、授业、解惑”之后取得的喜人效果。尾联“凛冽寒风吟傲骨,布衣疾苦得垂怜”,则反映了教师生涯的艰苦、清苦。他们在艰苦的环境中不忘初心、努力工作,还好,党和政府一直在关心并解决他们的疾苦。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,作者对从师执教的校园生活充满了热爱之情。
      徐华文不仅热爱教育事业,也热爱他工作着、生活着的那片热土。在他的诗作中,讴歌家乡风光景物的作品占了很大比重。如《少冷山》、《友谊大桥》,浓墨重彩地描绘了平安地镇的地标性景物;《乡野风情》、《诗颂平安》、《诉乡情》等则用细腻的笔触,刻画了形象动人的塞外风光。他的七律《诗颂平安》写道:
一入平安柳色新,繁花簇簇早迎春。       
宇中飘絮盼阳暖,塞外晴川碧草茵。
碑寓腾飞鹰展翅,桥横雄伟路通津。
邀来彩凤梧桐落,再举金樽醉酒醇。
       此诗首联以轻松的笔调、欢快的节奏,将读者的眼球吸引到诗篇里,同时引领读者的思绪和想象进入平安地镇的一片春色中。接下来的颔联和颈联,则分别从宏观和微观两个视角描绘了平安地的大好河山:“宇中飘絮盼阳暖,塞外晴川碧草茵”,是从宏观上看,看到的是天地之间,柳絮纷纷飘落,阳光和煦;塞外大地上,晴川历历,绿草如茵。“碑寓腾飞鹰展翅,桥横雄伟路通津”,是从微观上看,看到的是平安地镇的标志性建筑:“碑寓腾飞鹰展翅”,是矗立在平安地镇街头的雄鹰雕塑;“桥横雄伟路通津”,是指联通内蒙古自治区和辽宁的友谊大桥。通过对这些极具代表性的风物的描写,读者就会有理由相信:平安地虽然地处塞外,但风光秀美。此诗之尾联,则寄托了作者对平安地美好未来的希冀和期望。
       纵观徐华文的诗,留下的印象是韵工句稳,很有亲和力和感染力。他善于通过对身边平凡事物的细密观察,发掘出诗意来。因此,读他的诗,心情愉悦,浮想联翩。
再说李仁。李仁,网名野草,1949年生,阜蒙县平安地镇人,高级教师。退休前任平安地镇中学校长。他有一首七律题为《老树》,令人百读不厌,口舌生津:
瘦骨深根品可夸,幽居旷野抗飞沙。
春迎细雨秋吟月,冬御寒风夏赏花。
绿叶遮阴栖过客,疏枝为榻宿征鸦。
回眸往事无遗憾,淡定从容赏远霞。
       这首诗与其说是写老树,毋宁说是写人,写有风格、有品味的老人。首联“瘦骨深根品可夸,幽居旷野抗飞沙”,描绘出老树的基本形态特征及其恶劣的生存环境。接着,颔联和颈联表述了老树的生活历程和生存意义:“春迎细雨秋吟月,东御寒风夏赏花”,是说老树一年四季的生活状态,虽历经风雨,但高标风雅;“绿叶遮阴栖过客,疏枝为榻宿征鸦”,是说老树的默默奉献和价值所在:它为暑热中的人们提供遮阳的绿荫,为鸦雀们提供筑巢栖息的处所。尾联“回眸往事无遗憾,淡定从容赏远霞”,则展现了老树的晚年心态:自我评价是一生无遗憾,当下是一片夕阳红。读《老树》,如见作者其人,窃以为此诗应是诗人的自我写照吧!这首七律的最大成功之处是拟人、象征手法的运用。全诗都在写树,并无一字一句写人,但是读者感受到的却是字字句句都在写人,于是乎一位可敬的老人的形象跃然纸上。
       李仁的诗作,也同样关注着家乡的发展变化。他的诗笔,倾注着热爱家乡的一片深情。如《家乡赞》、《大桥赞》、《农家院》等。其《农家院》写道:
天高云淡又临秋,漫步篱前美景收。
串串葡萄悬架下,双双蝴蝶舞枝头。
微风送爽青山远,满院飘香惬意稠。
好友邀来堂上坐,品茶赏菊乐悠悠。
这首诗既是一幅描摹农村美景的田园景物画,又像一首表达农家幸福感、满足感的欢乐颂。诗人把农村的发展变化、农民的富足生活、农家的喜悦之情,都浓缩在农家院的景物渲染上。小小农家院,折射出的是浓浓的爱乡情啊!
       “平安地三杰”的第三位是白金星。白金星,网名无为,蒙古族,1957年生人,曾任阜蒙县平安地镇初级中学理化教研组组长、校团委书记、教导主任,后调至平安地镇政府工作,退二线前先后任文教助理,党委秘书、组织委员兼综治办主任。
       白金星同样把笔触重点放在对家乡的讴歌赞美上。但是,他的切入点不是家乡的美景,也不是家乡的地缘,而是家乡的历史。如他的《老区新颂》写道:
民丰物阜平安地,荟萃春秋人脉长。
王氏精英携众起,蒙民大队震山乡。
峥嵘岁月书青史,盛世征程奏锦章。
忆往思今怀壮志,老区崛起塑辉煌。
       要真正读懂这首诗,就要首先懂得一点阜新革命斗争史。解放战争时期,1945年秋,中共辽北省阜新地委和阜新县委在今之平安地镇建立。开明大地主王泽州在长子、蒙古族革命青年王宝山的劝说下,全家十六口人都投身革命事业。王宝山成为阜新革命武装蒙民大队第一任大队长,为党和人民做出重要贡献,解放后任吉林省民委副主任。这首诗的首联和颔联,说的就是这段历史。颈联和尾联,在回顾“峥嵘岁月书青史”之后,对盛世征程、对老区平安地的未来充满了重铸辉煌的希望和信心。读了这首诗,让人们对平安地的了解又多了一种历史的厚重感。
    白金星的七律《落花》也饶有诗意,耐人寻味:
缤纷五彩伴春来,漫撒清香默默开。
褪尽红颜追旧梦,倾腔热血蕴新胎。
超然谢幕无遗憾,坦荡离枝不叹哀。
高雅品行安俱在,天涯处处赏君才。
       自古至今,吟咏落花之诗作甚多,大多抒发伤春惜春的消极感伤情绪。自清代龚自珍的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”问世后,顿时格调高扬、面貌一新。白金星的这首诗咏物抒情,其主题虽然没有超出龚自珍的思路,但在遣词用字、选取意象上确有创新。尤其是颔联和颈联,在描述落花的高雅品行时,用了“倾腔热血蕴新胎”的意象,把落花离枝比作“超然谢幕”,颇有新意,比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犹胜一筹。
       纵观徐华文、李仁、白金星三位诗人的诗作,不难看出,他们都具有一定的功力,已经深知诗词创作的此中三昧。当然,其创作水平仍有继续提升的空间。期盼他们今后写出更多更好的诗作来。写至此,本应收笔了;但突然想起音乐人高晓松的一句话:“生活不是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”我想,生活在偏远塞北的平安地三杰,因为写诗爱诗,生活里一定充满诗意,一定比苟且生活的人们活得更有滋味。于是,我在期盼他们写出更多好诗的同时,又多了一个祝愿:祝愿平安地三杰和所有爱诗写诗的人,活得更精彩!
文章录入:sw    责任编辑:妙音紫竹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阜新市诗词学会 主办
   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管理登录
    网站备案号:辽ICP备09011075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