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学会动态 学会文件 作品赏析 贝海拾珠 玉龙诗话 电子期刊 诗书画屏 会员专辑
[推荐]纯情岁月总牵肠 ——蔡国玉军旅生活题材的诗作赏析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
 

 

纯情岁月总牵肠 ——蔡国玉军旅生活题材的诗作赏析
作者:sw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136 更新时间:2017-7-3 5:39:34
  由阜新市诗词学会编辑、中国作家出版社新近出版的《阜新诗词百家》第三卷的《蔡国玉作品选》中,收录了诗友蔡国玉的60首诗作。其中将近半数诗作是以军旅生活为题材的,按照时下的诗评分类法,当属军旅诗之列。这些诗作,格调高远,气势豪迈,激昂慷慨,壮怀激烈,洋溢着炽烈的军旅情结,字里行间挥发着富有时代色彩的正能量。读来催人振奋,感人肺腑,印象十分深刻,掩卷久久难忘。
    《蔡国玉作品选》中的军旅诗作,其写作素材和创作灵感,均源自于他的六年军旅生涯。1970年,蔡国玉应征入伍。作为守备三师八团四连的战士,戍守于大兴安岭余脉之野龙山一带。转业到地方30年后,有两次机缘使得他的军旅情结得以升华:一次是作为县级干部随团考察内蒙古东四盟时途经当年驻地野龙山,不禁诗兴大发;另一次是作为一名老兵和作者之一,参加《风雪壮歌》出版发行庆祝会时,他与300多位战友在沈阳重聚一堂,兴奋之余,慨然命笔。于是,战地重游和战友重逢就成为他的军旅诗作的两个主要内容。
重游野龙山期间,他写下了《龙山行组诗》(四首)、《龙山行•动感人生》、《过洮南驻足远眺有感》、《寻访连队营房遗址有感》等诗作。其七律《龙山行•动感人生》一诗写道:
边河一去三十年,戍地重游梦幻般。
号炮争鸣犹在耳,黄花放浪似昨天。
壮怀昔日安家国,意满今朝得梦圆。
动感人生一段路,激情岁月数龙山。
这首诗的首联,交代了30年后战地重游一事,起句自然,节奏流畅。“戍地重游梦幻般”,极言30年间战地变化之大和故地重游的喜悦之情。中间两联则分别以今昔对比的对仗句型,回忆起当年“号炮争鸣”、“黄花放浪”的军营情景,表达了一名老兵昔日保家卫国、今朝志得意满的爱国情感和豪迈胸怀。其中“黄花放浪似昨天”一句妙极,放浪即放荡、放纵、放肆之意,用以描绘战地黄花烂漫盛开之状,颇有新意。此诗之尾联,诗人以表明自己军旅情结之来由作结,首尾呼应,结构谨严。他把六年军营生涯,看做是人生道路上最具激情的“一段路”,是“动感人生”中的华彩篇章。的确,野龙山倾注了诗人太多的青春热血,留下了太多的美好回忆,以致30年后故地重游,依然热血喷张、激情满怀。我曾有幸翻阅了蔡国玉珍藏的军史著作《风雪壮歌》(白山出版社2009年4月第一版)。此书第311页登载了蔡国玉撰写的文章《野龙山的记忆》,文中全面记述了他的军旅生涯。我觉得,《野龙山的记忆》一文,与龙山之行的诗作,可谓互为注脚,交相辉映。同时,使我加深理解了“动感人生一段路,激情岁月数龙山”的结语,也凸显出那段军旅生涯对作者而言所具有的人生坐标意义。
    退伍三十多年后的2009年初夏,蔡国玉又参加了在沈阳举行的《风雪壮歌》出版发行庆祝会。其间,他与老战友们重逢,会后又分手送别,于是写下了《风雪壮歌吟》(四首)、《杯前赠老首长赵存友》、《赠春秀同志》、《送老战友罗中选归川》、《送老指导员石坤山毛旭红夫妇回深圳桃仙机场话别杯前赠言》等一系列诗作。《送老指导员石坤山、毛旭红夫妇回深圳,桃仙机场话别杯前赠言》之二写道:
回望旌飞塞北天,身经风雨戍前沿。
行踏野岭千秋雪,坐饮荒沟一眼泉。
岁月峥嵘终去日,山河锦绣正华年。
身怀热血军人胆,策马平生不下鞍。
这首七律的前两联,回忆了诗人与他的老指导员共同度过的戍边经历。“行踏野岭千秋雪”,是描述边防军指战员踏雪巡逻的精神风貌;“坐饮荒沟一眼泉”,则渲染边防战士艰苦备尝的生活状态。诗的后两联,颂扬了以老指导员为代表的当代军人的满腔政治热情和豪迈气概。“身怀热血军人胆,策马平生不下鞍”,既是对老指导员的赞颂,也是诗人对自己的鞭策。读来铿锵有力,十分感人。
同样是送别战友,蔡国玉在《送老战友罗中选归川》一诗中,则表达了军人也有的另一种“柔情蜜意”。他写道:
军人秉性是坚强,不必临别泪两行。
九死边河犹未悔,余生乡梓又何妨。
人遵节律身心键,性取温和岁月长。
蜀道艰难成旧事,来春再聚到绵阳。
此诗通篇都是对战友的劝慰和叮咛之语,出自肺腑,情真意切,感人至深。首联劝慰老战友不要临歧沾巾、痛哭流泪,那不是军人的秉性;颔联叮嘱老战友复员退伍、回到家乡后,应和当兵时一样心怀报国之志,永葆军人本色;颈联“人遵节律身心键,性取温和岁月长”,劝勉老战友保持恬淡心态,顺应自然规律,以期身心康健。此联句句富含人生哲理,耐人寻味。尾联则安慰老战友离别是暂时的,来日方长,况如今交通方便,来春即可于绵阳重聚。这首诗如同老蔡的所有诗作一样,并没有华丽的辞藻,更没有过分的雕饰,可谓文字朴素、语言自然,但是意蕴深厚、情思绵远,极富感染力。
     军人的感情世界是丰富的。反映在蔡国玉的军旅诗中,不仅有友情,也有爱情。
     下面,我将隆重推介的是蔡国玉的七律《铁血情浓》二首。限于篇幅,仅录其一。之所以要隆重推介,就是因为这诗中有爱情、“有故事”:
一声老蔡撞心房,谁信今宵聚沈阳。
眉眼纵然难辨认,声音还是那时腔。
君怜洮水刊头字,我愧幽兰谷底香。
莫道年深埋往事,纯情岁月总牵肠。
这首七律的前四句,记述了作者在沈阳与一位女子重聚的情景。“一声老蔡撞心房”,是说那女子呼唤了一声“老蔡”,老蔡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顿时激动万分。“撞心房”的“撞”字,活画出老蔡激动不已的心境。“谁信今宵聚沈阳”,是说今宵相见,竟难以置信,表现出老蔡见到那女子之后的惊喜万状。接下来的两句“眉眼纵然难辨认,声音还是那时腔”, 是说多年不见,那女子已经面貌难辨,但是说话声音未变,依然是旧日腔调。这就和首句呼应上了:听到“一声老蔡”时,老蔡就已经知道那女子是谁啦。这表明,两人之间熟悉到何等程度!那么,这女子究竟是谁呢?原来,老蔡当兵时,曾在连队负责搞宣传、办板报,写得一手刚健而秀美的好字。加之老蔡当年尚是“小蔡”时是英俊小伙(《风雪壮歌》第603页载有照片为证,位置居中的“小蔡”风华正茂,指点着面前板报上的文字,似与战友们作商讨状),自然极易俘获少女的芳心。某日,“小蔡”在实弹演习中被炸伤。在战地医院住院治疗过程中,一位漂亮的女护士长久慕“小蔡”多才多艺,于是通过种种细节表露爱慕之情,甚或有主动“树缠藤”之举。这就是“君怜洮水刊头字”一句的故事内涵。当时的小蔡并不傻,自是心有灵犀,但是,他知道该护士长乃某首长之女,于是顾虑多多,竟然错失了这段美好姻缘,有情人未成眷属。“我愧幽兰谷底香”这句,就是述说错失美好姻缘之后的自愧和遗憾。尾联“莫道年深埋往事,纯情岁月总牵肠”,则表明作者的心迹:尽管岁月更迭、往事如烟,但他和女护士长之间的那段往事,却总是令他牵肠挂肚、魂牵梦绕。我认为,这首诗起承转合,衔接自然,文字清丽,饶有情致,堪称佳作。尤其是他把小男兵、小女兵之间纯真无邪的情愫,刻画得细致入微,拿捏得恰到好处,令人不禁击节赞赏。
    有人说,没有当过兵的人,难以理解军人之间的战斗的情谊。这话若放在特定的语境里,自有它的道理。比如当兵的人有着共同的人生经历、共同的理想追求以及共同的生活作风和行为方式等等,使得军人之间天生就有了共同的感情纽带。然而,当我读过蔡国玉的诗作之后,我却坚定地自信:像我这样虽然没有当过兵的人,只要读过了老蔡的诗,你就会自然而然地受到感染,自觉不自觉地进入军人的感情世界,你就会和老蔡一样同他的战友们一起摸爬滚打、喜怒哀乐。而这正是老蔡诗作的艺术魅力之所在。
    而老蔡的军旅诗之所以能够具有如此艺术魅力,主要是因为他具有丰厚的军营生活体验。从军六年的那“动感人生一段路”,对他的创作起到了夯实生活基础的巨大作用。乃至三十多年后,他仍然能够把军旅经历、政治热情、革命信念和人生哲理融于旧体诗的形式中,通过朴实的语言、明快的节奏展现出来。三十多年的生活积淀和文化准备,使他一经染指诗词创作,就立马显示了行家里手的才气和个人风格。由此不难看出,创作诗词,固然需要文字技巧,需要谋篇布局、遣词造句和修辞手法,但是最要紧的还是生活体验。如果没有生活体验,就没有丰富的情感,文字就会因为没有血肉而苍白无力。我想,这一点是像我这样的诗词爱好者理应从老蔡的诗作中受到的启迪。
    我竟也同那位护士长一样呼唤“老蔡”了,其实老蔡并未老。我等殷切期望老蔡今后写出更多好诗来,为繁荣阜新诗词创作做出更大的贡献!(闫奎平)
文章录入:sw    责任编辑:妙音紫竹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阜新市诗词学会 主办
   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管理登录
    网站备案号:辽ICP备09011075号-1